Banner
365bet东莞亿万富姐遭狂徒车轮大战 破财仍被灭口
- 2021-02-09 16:27-

  羊城晚报讯 记者鲁钇山,实习生林丹莹、汤宇英报道:她在电器行业闯荡多年,身家过亿。她那天去美容院做了美容,意气风发。不想,就在出门上车的那一刹那,两名劫匪冲上了她的车。虽然她将存有300多万元的银行卡及号码都给了歹徒,但歹徒们还是没有留下她一命昨日上午,广州中院在番禺沙湾法庭对涉嫌犯下如上罪行的黄昊和林某进行审理。

  据了解,1989年,年仅16岁的李某到东莞打工;1996年,她和丈夫靠30万起家投资工厂;而今,他们的企业员工超过2000人,资产超过两个亿。李某的丈夫说,2010年9月26日那天,李某去了一家新开的美容院

  2010年9月20日,黄昊密谋以抢劫豪车的作案方法获得钱财。9月20日至26日期间,他多次携带手枪、尼龙绳等作案工具,到广东省东莞市金×湾广场停车场物色作案对象。

  9月26日20时许,当被害人李某驾驶一辆奥迪Q7轿车离开上述地点时,黄昊与同案人林某伺机上车,采取持枪威胁等手段,抢得被害人戒指一枚、三星移动电线余元以及银行卡若干,并迫使李某说出银行卡密码。

  当得知卡上有大量现金后,两人逼迫李某将车开到番禺区化龙镇,将其双手反绑,由黄昊和林某采取用皮带勒颈的方式使其死亡。

  其后,二人驾驶奥迪Q7来到化龙镇的一高速路段,由于操作不当撞上树木。于是,两人下车抢得庄某摩托车一辆逃逸。并在逃逸途中分多次共取走李某银行卡内的20000元。2010年10月20日,两人在浙江绍兴被抓获。

  昨日法庭上,黄昊对于指控的犯罪事实基本承认。但他同时辩称,提出杀人和主要实施杀人的都是林某(未成年人)。

  据黄昊在侦查阶段供述,此间李某没有任何反抗。黄昊说,在获知银行卡密码后,他到附近的柜员机查了一下,发现卡内共有300多万元,回来便告诉了林某,林某便提出要灭口。

  黄昊说,他们当时骗李某说:“我们要把你绑起来,然后逃走。”其后,两人将李某勒死

  对于本次事件,林某供述称,抢劫一事是黄昊提出来的,在杀死李某的过程中,两人采取了“车轮大战”的方法。他们用尼龙绳将李某双手反绑后,林某便用手扼住李某的脖子,累了之后黄昊继续,过程持续一分多钟,直至李某死亡

  据了解,其间甚至勒断了一条皮带。在李某没了声息后,他们还用手探了探鼻息。后来觉得李某脖子好像还在动,就又勒了一会儿。下车前,黄昊还说:“她这样都不死,就算她命大”

  “用的劲儿真够狠的!”这是在听完黄昊关于杀人过程的供述后,检察官当庭所说的话。对于黄昊将犯罪主要责任推向林某,检察官说:“你一个成年人,在作案过程中竟然要听一个未成年人的,你觉得符合情理么?”

  “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女儿!”这是李某的母亲昨日在法庭开庭那一刻喊出的撕心裂肺的一声,她的手里,高举着女儿生前的照片。黄昊无颜以对,将目光躲向别处

  身家过亿的女老板开奥迪名车出门被盯上,持枪歹徒伺机上车将其控制,并令其一路开到广州。尽管被劫持者一路配合倾尽全身财物,更主动告知有300多万元存款的银行卡密码,仍在最后被凶残悍匪用皮带勒死。昨日上午,被告人黄浩(音)与其一未成年同伙被控故意杀人罪,在广州市中院番禺沙湾法庭公开审理,因犯罪手法极为凶残,公诉人在指控及辩论阶段数度建议对被告人黄浩判处死刑。据悉,因案情严重,该案还将提交广州市中院审委会讨论研判。

  据指控,2010年9月20日,黄浩密谋以抢劫豪车的作案方法获得钱财。并在9月20日至26日期间,多次携带手枪、尼龙绳等作案工具,到东莞金×湾广场停车场物色作案对象。9月26日23时许,当被害人李某驾驶一辆奥迪Q7轿车准备离开上述地点时,黄浩与同案人林某伺机上车,采取持枪威胁等手段,抢得被害人戒指一枚、手机一部、现金2000余元以及银行卡若干。

  随后,两人迫使李某说出银行卡密码,当得知卡上有300多万元后,两人又逼迫李某将车开到番禺化龙镇,将其双手反绑,后采取用皮带勒颈的方式使其死亡。随后,二人驾驶李某的奥迪Q7来到化龙镇的一高速路段,由于操作不当车辆撞上树木。两人遂下车抢得庄某的摩托车后驾车逃逸,并在逃逸途中分多次取走李某银行卡内的2万元。2010年10月20日,两人在浙江绍兴被抓获。警方还在黄浩的宿舍中缴获手枪一支、子弹6发。

  由于此案涉及未成年人,法院对黄浩与林某进行了分开审理。昨日上午首先审理了林某的犯罪事实,无关人等不得入庭旁听,下午则对黄浩进行了审理。

  公诉人认为,被告人黄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持枪采取暴力手段对被害人进行抢劫,数额巨大,已构成了抢劫罪。而其积极筹划抢劫案,伙同未成年人进行犯罪,情节严重。同时其在李某未反抗只求自保时,却没有任何怜悯之心,反而穷凶极恶用皮带将其勒死,手段残忍至极,具有非常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建议对其判处死刑。

  对此,黄浩的辩护律师指出,其归案后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并坦白交代各项罪行,可从此考虑对其从轻判处死缓。对此,公诉人指出,黄浩在接受审讯中,多次推翻其在侦查阶段的口供,推诿罪行到另一未成年同伙身上,其并非坦白交代。而被害人方面的律师则直接援引此前热议的“药家鑫案”,认为即便有坦白交代情节也不能免死。

  昨日庭审时,被害人家属的代理人也就此发表意见,认为黄浩的犯罪手段极为凶残,并无丝毫真诚悔罪表现,言辞激烈一再强调要对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被害人的代理人还当庭出示了其工厂千余名员工联名签字按手印的请愿书,要求严惩凶手,对其判处极刑,为老板讨回公道。此外,被害人李某家属提出索赔共计1000余万元,黄浩当庭表示无力赔偿,希望家庭能代为支持。而未成年被告人林某的姐姐昨日则称,家中还有母亲卧病在床,无赔偿能力。在当日庭审中,被害人李某的家属还增加了奥迪Q7的损失16万余元以及银行卡被取走2万余元等赔偿项目。

  趁女老板上车未锁车门之机,林某靠近副驾驶位车门,趁机上车用枪指着对方,黄浩则堵在驾驶室堵住车门口。

  两人怕女老板报案要把她绑起来,后来林某取下皮带,勒住被害人的脖子,皮带断了,黄浩又取下皮带去勒,直到被害人死亡。

  劫杀东莞身家过亿女老板的被告人黄浩(音)昨日受审。黄浩从买枪密谋到公园搭伴,从蹲点物色到持枪抢劫,从成功劫财到杀人灭口,从驾车逃窜到弃车逃亡黄浩等人的这一抢劫事件可谓筹谋周密,情节曲折。而其最终残忍杀戮,这一路的过程又是如何?记者试图从公诉人的讯问中,尽量还原整个事件始末。

  黄浩:抢劫用的抢是在2010年7月在南海丹灶买的,当时我在公共厕所看到“销售迷药、”的电线元买了一把仿六四式手枪。

  黄浩:当时我在家乡赌博欠了20多万元高利贷,躲到广东没钱了,走投无路,想买把枪自杀算了。

  黄浩:但后来我下不了手,便想干脆去抢一单,但我没做过(抢劫),一个人也不敢动手。

  黄浩:2010年9月20日16时,我在东莞一公园看到他,大概20岁左右,他自称叫李某焕。我连续好几天看到他在公园睡觉,我就上去搭讪,他告诉我他没有工作,到处流浪。我感觉我们两人的处境差不多,也很谈得来。后来他说身上没钱,我给他买了饭,并带他到我租的房子来住。

  黄浩:没有。后来钱花光了,他说干脆去抢劫,他说去抢面包店什么的,我说要干就干大的,去抢那些开好车的有钱人。

  公诉人:但林某说是你问他想不想赚钱,他说当然想,你就提出干脆去抢劫。你说你一个人不敢,就怂恿他,还说像你这种人没钱活在这个世上也没有意思。

  黄浩:我们一起物色的,看哪里好车多,我们就去哪里蹲点,后来就选择了那里。后来就到了那个广场的美容院,停车场经常停放高档车。

  黄浩:物色好对象后,趁对方上车未锁车门之机,由他(林某)假装打电话靠近副驾驶位车门,再趁机上车用枪指着对方,我会堵在驾驶室门口,不让被害人下车,完全控制后再上车。

  黄浩:当时那是最后一辆好车了,他(林某)说守了几天,再不动手就没钱花了,就干脆动手了。当时我们还商量,如果对方反抗太厉害,或者下车逃跑的话,就开枪打死被害人。

  黄浩:是的,上车后我们让她往广州方向开,她很老实地开,路上遇到收费站,也没有玩花样,还主动把戒指和手机给了我们,还有几张银行卡,

  黄浩:她自己告诉我们的。后来我们到了番禺化龙镇,我下车拿卡去查,发现里面有300万元存款。

  黄浩:因为看到她有那么多钱,我们想第二天去取钱,怕把她放走了会报案冻结银行卡,就取不了钱了。

  黄浩:我们之前就商量好,因为要取钱的事要杀人,后来我就拿出尼龙绳,说我们要走了,怕她报案要把她双手反绑起来。绑好了以后,林某给我使了个眼色,我就用手掐住她的脖子,后来林某取下皮带,让我从后面勒住她的脖子,我在后面拉,林自己在前面也上去掐后来皮带断了,我又取下我的皮带去勒。

  黄浩:刚开始她还在挣扎,林某打了她脖子一下,后来我叫林某到后座来帮我拉住皮带。大约过了30多秒,她没有动了,我问死了吧?林又掐了一会,把她搬到后座上。后来由我开车逃跑,林某说怎么看到她脖子上有些动静,我回头说不会还

  没死吧?他就再用我的皮带又勒了一分钟,还说,“如果她这样都不死,就算她命大了!”

  黄浩:开车太匆忙了,后来不小心撞到了绿化带,撞到一棵树,安全气囊都出来了。想退出来又被卡住了,正好这时候旁边有个摩的司机,我们就下车了。

  黄浩:没有。我们说受伤了让他带我们去医院,他带着开了半路觉得不对劲就自己停下来了,站在一边,我们就开着摩托车跑了,后来到浙江绍兴。

  黄浩:当晚我们就用卡取了2万元,因为有限额不能取太多。后来估计那个奥迪车在那会被发现,卡会被冻结用不了,我们把卡也丢了。

  黄浩:我们就到处住宾馆躲着,钱都花光了。后来我用剩下的钱给女友买了个笔记本电脑,连同戒指和几百港元一起快递给了她(女友)。

  昨日,记者在法庭内外多次见到被害人李某的家属,众人均情绪激动,尤其是其年迈父母及姐姐。他们手持被害人全家福的大幅彩照,见到被告人的家属便大声痛骂作势追打,声泪俱下。据悉,被害人有一个13岁的儿子和一个3岁的女儿,其儿子因悲伤过度产生自闭行为。

  昨日下午,见到被告人黄浩入庭,被害人年迈的父母再度崩溃,其母当场恸哭,其父则含泪痛诉,“你为什么要杀死她!”“你怎么下得了手!”而听到黄浩叙述用皮带反复将被害人勒死时,其父突然起身绕到旁边通道走入审判区,欲与被告人黄浩“正面相对”,被法庭及时阻止。

  记者了解到,被告人黄浩的家人昨日也来到了审判现场,面对犯下大罪的儿子,黄母只能低头咬手帕默默哭泣。庭审结束后,其家人匆匆离去。

  出现在法庭上的黄浩面容白净,身形微矮略胖的他有问必答,只是有些有气无力。面对不停嚎哭质问的被害人家属,黄浩则不敢望向旁听席,低头坐下。整个庭审中,黄浩对犯罪过程的讯问流利作答,即便是讲到轮番用皮带勒死被害人时,他仍然保持冷静平淡的叙述。最后,在被害人家属反复提到其没有悔意应对其处以极刑后,其才简单陈述,“非常对不起她的家人,希望法庭能对我从轻处理,让我可以用后半生来赎罪。”

  昨日下午,被害人李某的弟弟代表其父母向两被告人提出民事索赔,其在庭上称,1989年,时年16岁的李某刚初中毕业就从家乡四川来东莞打工,白手起家,从工厂小工做起。1996年,23岁的李女士和丈夫筹集30万元投资工厂,其后在夫妻两人的苦心经营下,工厂一路发展壮大,目前企业资产已达两个亿,拥有员工2000多名,李某出事后公司业务都受到一定影响。

  而记者从李某的家属处了解到,李某遇害后,企业由其丈夫继续经营。据了解,该企业本身就只有夫妻两人持股,其中女方任副总,主管工厂生产及企业管理,平日打理得井井有条。

  昨日,检方出示企业员工证言显示,李某平日为人低调,并无仇家。李某姐姐也称,妹妹对员工很好,为人热心肠,公司设有福利基金,员工生病或家庭困难一次最高可资助5万元,甚至还主动帮助解决员工子女读书问题。